【高中職校組     第一名
 

   為我點一盞燈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台北市明倫高中   張念萱

 

再也沒有黑暗的理由了,你說。

暑假到鄉下外婆家住了一陣子,田野邊到了傍晚漸漸暗了下來,沒有路燈的鄉間野地,老實說從小住在都市的我挺不習慣,正打算走回外婆家,望見身邊有幾點燈光在飄|是螢火蟲,從來就沒有看過螢火蟲,只是從生物課本中知道了些有關牠的粗淺知識,沒有想到真的就這樣出現在我的面前了,我呆愣愣的站在原地,只是看牠們在我身旁繞來繞去,這樣寧靜的時刻我居然發現了某些從來沒注意過的東西。

 

牠們忽高忽低地飛著,身上有著燈光讓牠們不至於看不見前方的路,那麼悠遊自得在黑暗中飛舞,感覺像是沒有任何事物可以難倒他們,天黑了,他們會打開自己身上發光的開關,雖然在外的黑暗足以啃蝕任何人的內心,我想牠們必定是抗壓性強的動物,懂得在逆境中尋找出生活的法則,誰說黑暗只是一種阻力?我卻在他們的生活哲學中看見珍貴的道理。

 

後來,我遇見自己生命中的低潮期,或許那種痛苦是任誰也無法用言語去描繪的,當生命中充滿了絕望和不滿,我唯一想到的居然不是扭轉逆境,而是不理智的尋一條不該去的道路。有一天晚上我在博愛路上等公車,那天的天氣好像也和我作對一般,下著不大不小的雨,卻足以讓我的內心難過無比,這樣子下去好嗎?我在心裡問自己。如此每天不快樂的活著,真的有任何意義嗎?摸不透別人對我的看法,令我感到痛苦,我忍不住站在街上哭了起來,已經分不清楚臉頰上的水滴是雨水還是眼淚,在這種情況下我有一股前所未有的衝動,如果我現在衝到馬路上,就一了百了了。我不知道該怎辦?不知道自己準備好了沒有?不知道我這樣做會有什麼意義和下場?但當人遇見連自己都克服不了的逆境,真的會在心理告訴自己,死才是最好的了結。當我猶豫不定的同時,一輛公車從我面前駛過,我看見公車前方所打的大燈,在我模糊的視線裡就像螢火蟲的光,彷彿在暗夜的雨天飛舞,牠飛得好快,而那晚和螢火蟲邂逅的感覺,又一幕幕湧上我的腦海。小小的生命,自放光熱,勇敢地在黑暗中前進,我突然放聲大哭起來,也管不著自己置身何處了,我怪起自己為何這麼不爭氣!怪起自己只能逃避,卻不去做任何改變,彷彿又回到了那年暑假,在外婆家附近田埂的小道,我伸出手想摸摸螢火蟲,想從牠們身上獲得一些勇氣,但是一握緊手掌,卻什麼都沒有,我依然在博愛路等公車,但因為一個車燈幻化為螢火蟲的光影讓我打消了往前衝的念頭,招招手,我搭上公車,一切又像往常一樣,補完習搭公車回家。

 

後來仔細想了很久,我已經不能再為自己的生命做任何一次錯誤的抉擇,因為生命不能容許這種重大的錯誤,錯了一次便再也不能重來了,有時候看社會新聞,白髮人送黑髮人的場景總叫人鼻酸,自己又豈能做出這種事情呢?生命的意義是自己賦予的,一切好壞都掌握在自己的手中,如果自己不珍惜不努力,怪別人又有什麼意義!我常常打開房間的窗戶往下望,小公園裡幾個小朋友在搶著盪鞦韆,有些上班族拿著公事包快步行走,太陽高高掛在天上,如果我死了,這個世界並不會有任何改變,那些小孩子依舊在玩耍,上班族依舊怕遲到,而太陽照樣升起,沒有人會知道公寓裡的某個人死了,不要以為自己的死可以改變什麼,其實改變的只有自己的一生而已。每個人活著都有自己該有的任務,我想任務尚未達成前,誰也不該中途脫隊的。我看著窗外,突然想給自己一個大大的微笑,誰說生命的黑暗不能逃脫?誰說生命的黑暗不會有撥雲見日的一天呢?

 

第二年的暑假,我又到了外婆家,而這次我迫不及待想在黑暗中去田邊一趟。我騎著腳踏車趕在天還沒昏暗前到了和螢火蟲初次見面的地方,等到了天黑,真的,牠們又出來了。我帶著崇敬的心情來看牠們,雖然我知道牠們已經不是去年我所看見的那幾隻了,螢火蟲的壽命頂多十幾天,但卻也因為如此,更讓我尊敬牠們了,在如此短暫的生命裡,還能盡其全力散發出最光亮的一面,自己發光的同時也照亮了別人,而我,亦是受惠者之一。顧不了田邊惱人的蚊子,我真的想多和螢火蟲相處久一些,因為是牠們樂觀生活哲理啟發了我,更讓我學習到生命的珍貴和使命。

 

翌日早晨,透過老舊的窗櫺,我看見刺眼的陽光,跟昨晚的黑夜比起來,的確是燦爛多了。我明白了,人生中的黑暗雖然如永不見光明的深淵,但這即是迎向光明的開始,唯有枯零才會有絢爛的時刻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◎運用螢火蟲微弱的光,表達出生命的契機與動力。

    ◎從螢火蟲身上悟出擺脫黑暗,迎向光明的人生哲理,別

      出心裁。

 

 
     回上頁  為我點一盞燈  幸福的石頭